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达的组词】[都市生活]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H小说】

[都市生活]

[都市生]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 –
发布于:2022-05-30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一

,

说起来可以说是有些巧合,可谓是无心柳柳成荫。前些时候与妻子吵架,闲来无聊,于是在一个友网站发了个友帖子,在好一栏写了游泳、长跑、烹饪和按摩。本来也没当回事,过了两天,与老婆的冷战结束,恩如初,也把发贴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突然收到一封email说是对我的帖子比较兴趣,喜欢按摩,问我有没有时间。当时觉得很纳闷,怎么会有人找我做按摩

,

不过话说回来了,说起按摩,本人还真会,这多亏了大学的选修课,当初俺选的是中医,虽然只是些基础知识,但是里面还真有些位和按摩,后来去大学同学家玩,正好他父亲是个老中医,算是有点共同话题,于是聊了半天,见我对中医比较兴趣,于是教了我一些指法,还在他上实践了几下,可以说我的按摩基础就是从那时候打下的。但是自从那时起就再也没有实践过。要说实践,也只是谈恋的时候,给当初的女朋友,也就是现在老婆上用过,记得没见面几次就用我的手段把女朋友搞得浑酥,下体,当了俺的俘虏。不过了也留下了后遗症,现在与老婆做前,按摩几乎成了前戏的一部分,给俺的工作量大大增加。虽然是男人,但是俺有一双天生纤细的手,很多人看了都说是像是女人的手。记得大学毕业刚分到单位不久,单位里的一位中年妇人,握住本人的手,不断地来去,啧啧赞叹,害得俺耳红脖粗,不好意思了半天,下面有点发热变硬,后来上厕所时才发现,居然JJ前头渗出了(注意不是,我的立场还没有不坚定到那种程度,呵呵)。

,

扯得有点远了,回到正题。看来信人地址,kelly cheung, 是个香港人,于是回了信,说可以,并告诉她我的msn.上网即时聊天总比email省时,费了好几天的时间也没聊上,原因是不是她不在网上,就是我不在网上,总是碰不到头。终于有一天我们在网上建立了联系。

,

跟与网友初次聊天一样,先是寒暄几句(当然是英文啦),无非是你好我好天气好之类很无聊的话,虽然很无聊但是你还不得不说,生嘛就是这样。

,

然后我问,你住哪儿?

,

Kelly答道,Yonge and Major Mac.

,

呵呵,离我住的地方还真不远。

,

能给我发张照片吗?Kelly问。

,

我说,网上有啊?

,

Kelly说,没有脸。

,

我自嘲地想,干这种事一般还要脸干嘛。但是还是选了张照片发了过去。

,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我问,你也能给我发张吗?Kelly说,可以。收到照片抑制不住兴奋的心,马上点击打开一看有点傻眼了。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二)

,

原来居然是个黑女人,戴着墨镜,裹着头巾,如果材象Beyonce也可以,可是偏偏象大鲨鱼奥尼尔,当时心里就凉了半截,有点想打退堂鼓了。

,

于是继续问道,你从哪里来?

,

牙买加。我心想,那个飞人短跑名将不是很瘦吗?为什么偏偏她这么strong!

,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有一个香港人的姓?

,

那是我祖父的姓,its a new world all mixedup, Kelly答道。

,

我又问道,你不担心我是坏人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这个问题应该是她问我才对呀。

,

不担心,从照片上看你是个好人,Kelly答道。

,

我希望你是个坏人,Kelly又说。

,

为什么?

,

坏人可以遍全遍全,Kelly答道。

,

呵呵,怎么遇上这么一个纯朴的人。其实此时如果我选择offline也就行了,可偏偏我就是一个讲信用的人,既然答应了人家,怎么能反悔?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咬了咬牙:能给体地址吗?

,

xx街XX号,buzz code x, 没想到她真实诚。

,

我继续说道,那就定在明天星期四上午11点吧,明天上午再确认一下。

,

谁知道到了第二天上午需要最后确认的时候,在msn上一直联系不上她,已经12点了,由于下午还要工作,正要准备取消这次约会了,这时她有回应了,原来是出去买东西去了。

,

Kelly问,需要什么准备?

,

我回道,洗个澡,shave your public hair.

,

你是希望我穿衣服还是不穿?

,

我想了一下,不穿。

,

Kelly:那好会儿见。

,

临走前,我准备好按摩油和消洗手,并把kelly的地址写在一张纸条上,放在计算机旁,心想万一真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警察叔叔也可以为我冤,呵呵,真有一种刑场就义的觉。

,

由于住的很近,不费多长时间,我开车到了kelly的公寓,一上楼,还没敲门,kelly已经打开房门迎接我了,人看上去比照片上还要结实,我不禁暗暗地吸了一口凉气,屋子很小,很乱,原来单女人跟单男人没什么区别啊。

,

寒暄二句,直接切入正题。Kelly便掉浴衣,躺在了床上,我一看这回真是点傻眼了,她的胳膊居然比我的大腿还要粗,这个怎么按啊?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三)

,

五月底的多伦多天气还是比较凉爽,但是那天也许体里太燥热了,居然觉得屋子里很热。看到kelly褐色的体,虽然谈不上什么美,但是男人的本还使自己的小dd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硬了起来,涨得有点难受。

,

我如法制地问kelly,你希望我了衣服还是穿着衣服?

,

Kelly躺在床上,说道,你可以了。

,

于是乎三下五除二光上的衣物,逃了束缚的小DD,在光下直直地立着,如同困鸟出笼,慾望得些许释放,觉上舒服了许多。

,

Kelly仰面在床上懒懒地躺着,也许是头天夜里上班的缘故,显得有些无打彩。

,

我走到kelly的床前,她的床有点矮,害得我不得不半跪在她的双脚前面,开始给她进行足底按摩。这时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巩俐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景,其中有一段佣人给她捶脚的镜头令人过目难忘。我不知道足底按摩是不是对其他女人可以真的刺激女人的慾,但是每次给我家老婆的时候,她总是显示出很足的样子,不断地。

,

我先在kelly脚心涂了一些按摩油,然后把右手握成半拳状,用四指关节从上至下开始给kelly脚底刮摩,速度很慢,很,大约持续了2-3分钟,又换了一只脚,重复同样的程序,大约五分钟的时间脚部按摩结束。我不得不内疚一下,这里有点偷工减料,脚心和脚趾按摩让我给省略了,这姿势太难受了,毕竟咱没当过佣人,没有受过「下跪」的专门训练。

,

于是转移战场,我让kelly趴在床上,开始进行背部按摩。这里还得检讨一下,俺把头部和颈部按摩又给kelly省略了,有点不厚道,呵呵,好在是免费服务,不用担心欺诈顾客。我在kelly的肩上和背上抹了些油,便开始从上至下,从左至右地按了起来,指法无非是传统的、压、、刮等。别看kelly块头大,她的可真结结实实,绝不是松松垮垮的那种,拿起来真的费劲儿,像是在和面,也许用斡面来形容比较合适。不一会儿的工夫,手指关节开始发酸,心中叫苦。我的手从kelly的肩部、背部、腰部掠过不断地向下移,到了部,觉顿时轻松很多,的。我用双手握住kelly大腿不断地给她放松,时时地「不经意」地用手指轻轻地触大腿根内侧,看得出来kelly很享受。

,

腿部按摩结束,接下来便是部,我让kelly翻过来,两只大的房赫然呈现在眼前,像两个大饼,懒懒地睡在前。我往手心里倒了些按摩油,然后便在她的部了起来,心里哼唱着: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扭扭,咱们一起来做运……看着她熟睡的头,我于是俯下去,轻轻地将kelly的头吸吮到口里,时而用舌尖轻搅,时而用牙齿轻咬,不大一会儿功夫,两只正在酣睡的头便让我唤醒了,直直地竖立起来。

,

见时机已到,我把双手简单清洗消了一下,于是开始向kelly的下腹部慢慢探索过去。Kelly把下刮得很干净,两片肥大的把里面的遮掩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道缝引起人的无限遐想。我往她的里浇了点「水」,「水」慢慢地沿着缝隙渗了进去,我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起一边的从上到下来开始不断按摩,重复大约20余次,然后对另一边的进行同样的按摩。外部按摩结束后,我用左手两指分开大,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轻轻住和小上下缓慢地移,重复多次,看到部更加后,我用右手的中指慢慢地入到Kelly的小中,不断轻轻地前后上下索。可以到kelly的水越来越多,甚至可以听指头在小 的抽声。这时,我又把食指也一同慢慢地到小中,加强按摩 的力度,并不断在耻骨后按摩,这时听到kelly忍不住地了起来。小里面按摩结束后,我又向kelly的上抹些油,开始按摩。Kelly闭着双眼,紧双腿,不断地任我搓着,我的力量也逐渐由轻到重,频率从慢到快,这时可以明显觉到她的双腿越越紧,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kelly这时突然翻过去小声地了起来,把我的右手紧紧地在了两腿中间, 我知道她达到高潮了。女人达到高潮后,对刺激突然变得很。于是我减轻了力量,放缓的速度,避免对过大的刺激。

,

高潮过后的kelly心意足地床上躺着,然后用一只手,握住我的小dd开始上下搓起来,现在是我享受的时候了,我往kelly的手心里倒了些按摩油,这样可以减轻对头的刺激,她不时地大拇指在头上搓,刺激地我不断,随着上下搓的频率不断加快,我的小dd越来越,终于一暧暖地白色体了出来,很多,弄得kelly手都是,我拿了张paper towel 擦了擦,第一次为女人按摩可以说以胜利而告终。

,

临走的时候,kelly对我说,下个星期她就搬家了,搬到hwy400和Rutherford,问我要不要房间里的瓶,我一看是中国式的那种大瓶,我没好意思要,还是给她留下了。

,

从kelly那儿回来以后,受到了些启发,我于是把网站的个人信息改了改, 富了一些按摩内容,没想到过了两天又收到了一封email,一看发信人,Yvxxxxcheung,有点懵了,不会又是一个mixed up。吧。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四)

,

打开信一看内容,问我是不是真的免费按摩,能不能寄张照片?于是我回答,是免费,把我的msn和一张「有脸」的照片附上,告诉她如果兴趣的话,可以加入详谈。这时真有一种相亲的觉,嘿嘿。

,

没过多久,登录msn,发现她果然已经把我加入了list。看来对方起码对我的照片还是比较意的。于是,借助msn「偷窥」了一下她的档案。一看果真是香港人,是一所大学的在校生。这下心里有点底了,不是象kelly一样,起了个香港人的名字,却是一个混血儿,让我大跌眼镜。

,

「相亲」的第一关算是过了,接下来就要「谈恋」了。大约过了一个星期的样子,我们终于在网上碰面了。自然又少不了一套你好我好天气好这类的客套话,然后逐渐转入正题,首先换了一下个人的况。像Ivy(为了保护一下隐私,就先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对方吧),单,在校大学生,住在yonge/16th ave 附近(乖乖,不会儿是我邻居吧,呵呵),今年23岁(与我这头老牛相比可以算得上是棵嫩了)。

,

在我的要求,她也给我传了张照片,是张与她妹妹的合影,从照片上看长相中等,笑得很灿烂。然后,初步约定下周三上午在Hillcrest Mall见面,我们互换了电话,在周二晚上我打电话确认。

,

一周无事,到了见面的头天晚上,按约定打电话过去,没人接听,到了晚上9点多,再打,还是没人接,心里预有些不妙。第二天上午,又打电话过去,还是没人接,由于还要工作,没办法只能取消了当天的约会,被人放鸽子了,呵呵。

,

过了几天,在msn上我遇见了ivy。

,

我问,为什么不接电话?

,

她解释道,生病了。

,

对按摩还兴趣吗?

,

她说,兴趣。

,

我说,那么你什么时间有空?

,

下周一上午,在中心图书馆见,她答道。

,

我说,好吧。下周一10点半,我打电话确认。

,

她说,可以。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周一,按照约定的时间10:30,我准时打了电话过去,电话里头铃声两了二次,谢天谢地,终于有人接了电话。我问,是ivy吗?谁知电话那头传出来一个粗粗的男人的声音。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五)

,

这时候我只觉得后脊梁一丝丝发凉,不会像罗纳尔多那样招招成人妖吧。于是我又「胆胆怯怯」地问了一句,然后睁大耳朵使劲听,那个粗重的声音又从电话那头飘了过来,「Yes」。这次终于听清了,原来粗中有细,只不过是女低音,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经过再次确认,一切照原计划进行。

,

到了见面的时间,我把车子准时开到了图书馆的停车场,给她打了电话。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女子从图书馆里面走出了,个头1米65左右,上穿着紧背心,下牛仔短,肩头挎着一个书包向我这个方向走过来,走到面前一问,果真是Ivy,请她上车,然后一同驱车来到我的住处。我把她领进客人房,问她能不能掉外衣,没想到Ivy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于是我关上房门退出房间,等她更衣,其实用衣来形容更确切,因为没有什么可以换上的,呵呵。

,

完衣服,Ivy让我进来,于是我推门而入。只见Ivy穿着三点式站在房子里,部很,部也很圆,充了青春的力。我让Ivy头朝外趴在床上开始给她按摩颈部,然后是肩部和双臂,到了背部按摩,我试探地问,能不能掉bra, Ivy不加思索就答应了,现在,只剩一个三角在为Ivy遮羞了。按摩完背部和腿部,Ivy说道,这次不要按摩脚了,因为她的脚被碎玻璃给扎伤了。我心想,这也好,反正醉翁之意不在酒,按摩之意不在脚。

,

于是我让Ivy翻过来,这时她两个浑圆的房,如同两座小山般地耸立在我眼前。我在她前抹了些按摩油,然后两只手就像山路上行驶的汽车从山脚绕着山体盘山而上,一直爬到山顶,然后又缓缓而下,时快时慢,时紧时驰,Ivy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

,

越过高山,车子驶入了平原。我有点得寸进尺,问Ivy能不能下三角,Ivy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了,我帮助她下内,叠好放在床边。这时,Ivy的小一览无遗。毛不多,可以看得出边缘经过修剪。用消洗过手后,我用左手轻轻分开两片瓣,出了里面粉红的蕊,Ivy的蕊很小,我把晶莹剔透的按摩油一滴一滴地落在蕊处,如同泉水,沿着河谷峭壁慢流下,到了低洼处,形成一个浅潭。这时我的中指刹那间变成了一名探险家,小心意意地涉过小潭,钻入了洞中。时而匍匐前进,时而攀岩而上,时而弯腰拾贝,时而仰头观看。不大会儿的工夫,原本平静的洞变得沸腾了,泉水叮咚四溢。这时探险家突然变成了小蜜蜂从洞中飞了出来,落在蕊上,不断在瓣中间穿来钻去,辛勤地采蜜。这时Ivy轻轻地咬着嘴起来,一下子把我带回到了现实中,她达到高潮了。可能是第一次的原因,Ivy反应并不激烈,有点拘紧,好像意犹未尽。

,

按摩完后,Ivy穿好衣服,我给她拿了瓶果,然后送回到了图书馆。

,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在msn又遇见了Ivy。

,

我问,喜欢上次的按摩吗?

,

喜欢,她答道。

,

你还有什么技巧,她问。

,

我说,上次主要给你做了颈部、背部和四肢按摩,还有部和私处,但是那里按摩得不多。

,

Ivy答道,下次你可以多做那里。

,

看来女人和男人对的望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一个含蓄,一个张狂;一个是蓄势发,一个是一触即发。都说男人是物,女人又何尝不是呢?于是我们约好第二次见面。

,

第二次见面,一切轻车熟路,少了许多拘束,我进入房间时,Ivy得只剩一个内在等着我了。我让她躺在床上,正要帮她去三角,只听Ivy说道:「I am in period」。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六)

,

听到她这么一说,我当时一怔,双手停在了她的腰际,这才注意到Ivy两腿之间的内隐隐约约地透出的白色卫生巾,正在犹豫之际,Ivy打消了我顾虑,「你可以看看,不知道干净没有?」。

,

我小心翼翼地将她的内褪到大腿根,翻开一看,卫生巾上很白,再看看小,很干净,便回答道,干净了。

,

Ivy说,那你就下来吧。

,

于是,我将她的内慢慢地褪下,放在床边的凳子上。

,

然后,我问,我能不能掉外衣?

,

她点头,OK!

,

我把外衣飞快地掉,只剩下紧内,男人的轮廓一览无余,笼中小鸟按捺不住急切的心,不断展翅,寻机飞。Ivy用眼角瞄了我一下,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

,

与往常不同,按摩前我往两个手腕处轻轻地喷了点香水,希望这样可以让她觉好些,更加放松。Ivy果然很喜欢这个男人香水的味道,问我,什么牌子?说真的,我平时很少用香水,她这一问,还真给问懵了,记得是法国的,于是看了一眼放在床头柜上的香水,结结巴巴地告诉她香水的牌子。

,

我坐在Ivy的前面,她的头顶朝着我的脯。我把Ivy的头部埋在我的两个前臂之间,两手的食指指肚像是登山运员从鼻颊沿鼻梁两侧缓缓地向上攀爬,一直到眼窝,眼眶和眼角,然后又慢慢地沿原路返回,由终点回到了起点。沿着山路来回走了几次,我开始用大拇指给她按摩太,顺时针,逆时针,轻轻的,的,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到两侧发热。结束了太的按摩,我用十个手指轻轻入她的黑发间,指尖像梳子一样,由上到下,不断地给她梳着,此时心里哼唱着一首张学友的老歌《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Ivy一不地沉醉着。

,

按摩完头部之后,接下去就是背部和四肢,最后就是本次按摩的重头戏了。我让Ivy翻过来,徵得同意后开始亲的她的头(毕竟人家还是未婚嘛)。我慢慢地将她的头吸入了口中,时而轻添,时而轻咬,时而搅拌,时而吸吮。如同一粒果糖,在我的口里来去,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我不断地吮吸着,生怕它很快化掉了似的。

,

然后,我的双手瞬间变成一只雄鹰在平原上空盘旋几个圈,霎那间俯冲下来,消失在山谷之间。山谷里探险家再一次来到了洞前,洞里早已经溪水潺潺了,与上次不同,探险家发现了传说中的圣地,一片的沙滩上,探险家跪在上面,觉的如同海绵。

,

这时,我见Ivy的脸上抽搐了一下,急问,痛吗?

,

Ivy摇了摇头。

,

喜欢吗?

,

Ivy点点头。

,

Ivy静静地接受着探险家的朝拜,朝拜完后探险家得意地走出了洞。我这时向前俯下去,再次将Ivy的头缓缓地吸入口中,用右手中指指尖在Ivy蕊处不断地弹拨,我的嘴慢慢地由她的房向上移,一直亲到她的脖颈、耳垂。这时Ivy用手地把我的头慢慢推回到前,于是我心领神会地低下头去再次亲起她的头来,左手同时轻轻摩挲着她另一只房。刹那间,我觉得自己彷佛变成了一名琴师,左手琴,右手拨弦。琴弦越弹越快,琴声愈来愈急,突然间,琴弦断了,琴音戛然而止。我俯下去将头埋在了Ivy的前,她紧紧地抱着我,用双手在我后背轻轻地挠着,我可以觉到她强忍着使自己不大声地叫出来,双腿紧紧住我放在中间的手指,深深地喘息。高潮过后,她闭着双眼,一不地躺着,像是安静地睡着了。过了一会儿,她翻了一下子,依旧是静静地躺着,沉浸于那美妙消魂的一刻,这样足足过了五六分钟,我才不得不把她唤醒回到了现实世界。

,

自从那次按摩完后,学校开学了,Ivy回到了学校,不能经常回家。虽然没再见过面,但是我们还时常地在MSN上保持着联系。而我的那个帖子依旧在网站上挂着,时不时常有人兴趣询问,但是都没有结果。一转眼已经到了九月底,终于有一天我收到一封署名Melissa的Email,回了信,甚至还个人信息都没换,Melissa便把她的地址告诉了我,约好星期六下午一点半见面,一切出奇的顺利!这一次我倒是真的有点担心了。(未完续)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七)转眼就到了星期五,可是「敌人」的底细还没有 清楚,这乃是兵家之大忌。到了周五晚上终于做出了一次大胆的决定—放鸽子!于是,马上给Melissa写了封信,想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说是自己的关节炎犯了(当时也确实由于踢球时伤了脚,脚部有点痛,所以想出了这个点子),去不了,改天再约吧。第二天上午一看她的回信,可以觉到她有点失望,当初因为当天上午她有个约会,所以才把按摩时间定在下午一点半,现在却让我取消了。信中blah blah…最后说,好像你需要我给你治疗一下,并给了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里面居然发现了Melissa的信息。

,

又是一个巧克力人!我这时心里不停地骂自己,世上的网名千千万,你偏偏取了个巧克力大厨这个名字,又「勾引」一个黑人姐妹找上门。不过再一看照片,Melissa长得一个娃娃脸,笑得很甜,看上去也很可的,不知要比Kelly强多少倍,看到这儿,顿时少了许多「自责」。仔细浏览了一下网站内容,原来这是她自己的网站,是利用能量场和频率给人调理平衡保健的,有点国内气功大师的味道,怪不得信里说她有按摩床。看到这里突然让我想到了李大师,不禁哑然失笑,心想将来有机会倒是可以介绍两人认识一下,流一下心得。心里有了底,于是决心看看我们两个李鬼中谁更李逵。我周二又给她回信写道:关节炎减轻,如果没变主意的话可以重新约在周四下午。她回信定1点。

,

她住在victoria park和 finch附近,临近中午,我开着车子如同鬼子般地悄悄进了「村」,没有打枪。看看时间还早,我把车子停在了距她住址不远的树荫底下,边吃着麦当劳买来的大餐,边观察着地形,心里算计着要是被劫色,如何逃生。当天是垃圾收集日,不少人出来摆放垃圾,看到中国人、白人居多,心里踏实了些,估计被劫色的可能不大。

,

她是租人家的basement,一点整,我准时敲响了房门,房门很快就打开了,她站在了门口,心里比较了一下,可以看得出网站上的照片没有ps过。客厅里拉着窗帘,光线很合,收拾得很干净,房间里放着音乐,气氛营造得不错,用本山大叔的话来讲是苏格兰调。然后,她搬来出来按摩床,折叠式的那种,我帮她边支床边聊天,得知她来父母自Guyana, 她是这里出生的。支好床调整好高度后,她进卧室里换衣服,门没关严,我偷偷地瞄了一眼,呵呵,床上很乱,没叠被子。然后,我又仔细环顾了一下客厅,书架上放了很多书,从computer、business,还有房地产,样样俱全。房间的角落处摆放着一架电子琴,看来知识修养明显要比李大师上层次。心里正幻想着Melissa穿着三点式,地站在我面前的样子,这时门开了,Melissa走到了我面前,只见她下穿着一个四方大衩,上穿着一个大背心,手里还保拿着一个毛毯,看到这种景我嘴里的口香糖差点掉了出来。记得影星舒淇曾经说过,要把下的衣服一件件的穿上。这时面对着Melissa,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你把穿上的衣服再一件件地下来。

,

Melissa在床上躺了下来,上盖着毯子,只着肩部以上和小腿以下,在我面前如同一座戒备森严的城池,而我就是那即将攻城的士兵。开始从哪里下手呢,农村包围城市,先下脚为强吧。于是我找了张椅子,坐在Melissa的双脚前。说实话,这是俺从事按摩这个「色行业」以来第一次如此仔细端详女人的脚。她的双脚不大,褐色脚趾头很致,胖乎乎的,如同猪蹄般地可人。这时我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疑问,会不会有脚气?这么重要的健康问题我以前怎么考虑到?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我小心翼翼地捧起她的双脚仔细地检查着,脚洗得很干净,皮肤光,估计没有脚气吧,我边揣摩着边把按摩油均匀地涂抹在脚心、脚背和脚趾之间,如同给猪蹄上色。看着看着,突然这双脚真的变成了红烧猪蹄,并散发出阵阵香味,我使劲地晃了晃头让自己清醒了,时刻提醒自己这不是猪蹄。我用双手在她的脚部和脚心轻轻地按着,不时地掐掐脚趾的各个部位。然后,用手指不断地在各个脚趾之间挑逗地暧昧地缓缓抽着,慢慢地攻克着她的心里防线。

,

脚部按摩完后,接下来是头部、四肢和肩部。然后我问道:需要按摩背部吗?

,

她点了点头。

,

我又趁势将了一军,穿着衣服还是了?心里想,这不废话吗?隔层衣服按摩能舒服吗?

,

她想了想,了吧。

,

于是她掉外面的背心和里面的Bra,光的脊背展现在我的眼前,我则把毯子继续盖在在腿上。一下攻克了两道防线,我暗自得意。背部按摩结束后,她问能不能做一下腰部按摩,我心中暗喜,双手随即向她腰间去,把她的短顺势往下褪了褪,没想到里面还穿着一个内,Mamma mia!看来只能步步为营了。「老老实实」地按完腰部,我又试探地问,还需要按摩哪儿?

,

她明知故问,还有哪儿没按?

,

我回道 ,部和那个地方。

,

她说,那就继续按吧。

,

哈哈,距离城池又进了一步。Melissa于是翻过来,我继续问道,能下内吗?可以看得出她经过了一番激烈地思想斗争,犹豫了一会儿,但是最终还是下了内,一丝不挂地躺着。她「苦心经营」的最后两道防线终于让我军顺利攻克,现在是兵临城下了。她的私处如同一个全麦火腿面包,两片向外微微地分着,隐隐约约地出里面隐,我把「sauce」沿着火腿面包的缝隙浇了下来,轻轻地抹匀,正要把火腿放入面包的两片之间,这时只听她说了一句:I am a virgin。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大结局)

,

看来这个hotdog是做不成了,我只好把刚刚放入一半的火腿又拿了出来。心里嘀咕着,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像她这样年龄的处女在国内都跟大熊猫似的稀罕,怎么在加拿大偏偏让我碰上了,今天一定要买张彩票试试运气。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说是处女,是正处还是副处啊?这让我想起了一个笑话,说的是几个副处级干部到娱乐场所潇洒,发现一位女服务员模样很清纯。哥儿几个打赌,争论这个女孩儿是不是处女了 执不下,干脆叫女孩来问。女孩嫣然一笑答道:「要说是处女吧,我已经跟男人上过床了,要说不是处女吧,我还没有结过婚,顶多也就算是个副处吧。」。笑话归笑话,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真的破了处,人家要以相许,总不能背回去见老婆吧?想到这里,发了发狠,一咬牙,忍了。

,

接下来我掉上衣,把头向她的部凑去,她的房很,如同圆圆的巧克力Muffin散发出诱人的味道,头像两粒玲珑的,令人垂涎滴。我用嘴轻轻地含起一粒,舌头不断地轻搅着,左手拿着另一个轻轻地摩挲,同时右手手指缓缓地入她两腿的缝隙之间开始了拨弄,如同抱着我心的土琵琶。不时地我故意地用头不断地与她的头相互摩擦,如同两极的触点相碰,一丝的觉瞬间从头传遍了全。Melissa的喘息声不断加重,我陶醉般地聆听着,她用双手搂住我,把我的脸紧紧压在她的口上,不断大声地着,Melissa很快就到达到了高潮。NND, 这下子轮到我大声喘息了,不过不是激的,是憋的。终于,高潮过去了,她按在我头上的手不那么用力了,我抬起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是自由的空气。

,

穿好衣服,我刚要告别,Melissa说道,别走,我给你治疗一下。我一听,有点激,便要衣服。只听她又继续说道,不用了,穿着就行。我两腿之间的气球当时就了气了。躺在床上,我接受着「气功」大师的治疗,她把手在我的病患处上方不断地移,问,有觉吗?

,

我答道,有,可以受到温暖。

,

心里想笑,可是又不敢笑,只好忍着。

,

屋子里的光线依旧很暗,音乐不知道什么时间也停止了,一切都好像静止不了。

,

这时我发现Melissa慢慢地把双手从脚部移到了我的双腿之间,手指隔着子在我裆部不断地轻轻地着,好像是在划火柴,本来我早就慾火焚烧了,哪经得起她这样点火,JJ在内里奋力挣扎着。Melissa用手轻轻地解开我的皮带,下子拉链,缓缓地把子到大腿处,然后又用手一点一点地扒下我的紧内,这时我的JJ象弹簧一样地猛地弹了起来,直直地竖立着。也许算洁癖吧,我那个地方刮得很干净,Melissa把头伏在我的JJ前面惊奇地看着,然后说道,大厨,我想吃banana cream。听到这里,我心里的疑虑终于得到了证实,Melissa根本不是什么处女,顶多算个副处。Melissa用嘴浅浅地含着我的头,不断用舌头搅着,这时我才发现Melissa舌尖上居然带着三个钢珠,我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她有用舌尖的钢珠在我的头上不断拍打着,像猫儿喝水一样,那是一种从来没经历过的觉,让我兴奋不已,同时用一只手套住我的JJ上下搓着。她慢慢地把我的JJ越越深,上下奋力吮吸着,我的头上如同千万只蚂蚁在爬,眼看banana cream就要做成了,谁知这时她突然停止了,将慢慢地沿着JJ向下移,直到我的两颗巧克力球面前停住了,她把一粒轻轻地吸入口中,然后用手把另一粒也地塞进去,不断地用舌头在里面搅拌着,真是温暖啊。不知道什么时候Melissa居然把短也悄悄地掉了,她上了床,跪骑在我的两腿上,然后,往一只手心吐了口唾沫抹在自己的BB处,另一只手扶着我的JJ就要坐上去,这时我说了一句,condo!不知道是太激了还是太紧张了,最后一个字母m居然没发出音来。Melissa愣了一下,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又重复了一句,这次竟然只张了张口,一个字也没说出来。难道我被她施了法术不成?眼看Melissa上手握JJ就要坐了上去,我的脑海浮现出非洲滋病童悚人的景,安全第一,保命要紧,我也顾不了许多了,于是飞起一腿朝着Melissa踹去,只听见Melissa 啊了一声,说道,Are you OK?

,

这一下惊醒了我,原来我居然躺在按摩床上睡着了,那一脚飞踹只不过是睡梦中蹬了一下腿,吓了Melissa一跳,春梦一场啊。

,

(全文完)

,

字节数:2369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达的组词】[都市生活] 我给女人做按摩真实版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高潮H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