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硕鼠下载器】[草榴首发]口干舌燥之罪母【乳摇游戏】

[草榴首发]口干舌燥之罪母【乳摇游戏】/

[榴首发]口干舌燥之罪母
发布于:2022-05-30

,

榴原创首发,根据网友真实经历改编,这次我不就不放截图了,不得转载。

,

以后不再接受绿母的投稿

,

以后不再接受绿母的投稿

,

以后不再接受绿母的投稿,我会跟着意的,那种想要得不到的滋味让我很难受。

,

如果你是勇士,请投稿一个吃到妈妈的故事。我等你

,

罪母

,

每当在论坛里面看见有人写母子之事我就会回想起我的妈妈,一些珍藏在我心里的

,

2002年时候大学毕业就和一铁哥们一起分配到了上海,那个时候还能通过学校分配实习,我们同是机械加工专业。公司里面做了两年,但对于加工销售轻车熟路。哥们找到我说我们自己单飞吧。那时候没有多想,哥们又是那种有能力,做事雷厉风行的人,也就跟着他了。

,

拿着我们手里不多的积蓄我们租了两室一个大厅办公休息同时用,也算是成立一个小小的公司,最初我们份55开。白天我们出门找客户通下订单,晚上回来围着机床转加工零件。那段时间真的很累却非常的充实,我们都心怀梦想,希望能够在上海闯出一片天地。

,

渐渐公司起步,越来越忙,快要扛不住。这个时候我想起了远在家乡的妈妈,妈妈没有什幺技能在家里打着零工,和哥们一商量,要不找我妈过来帮我们做饭,打扫卫生什幺的也好。哥们当然也欣然同意。于是事就定下来。

,

在车站接到妈妈的那天,很久不见妈妈的我,看着眼前的女人:160高,当时她就已经40多岁了,上独有的那种40多岁女人该有的味道。脯鼓鼓的,也很大。接她到家,就给她腾出了哥们的房间让她住,哥们则和我同一房间。安定下来的妈妈每天给我们洗衣作饭打扫卫生,我们则是继续忙于我们的工作,想起来那个时候有见不完的客户,加工不完的零件,每一分钟都是充实的,上厕所的时间都要挤出来。

,

日子一天天这幺过去,当我回神过来的时候,妈妈已经有了变化。起初来的时候妈妈都是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虽然大,也穿着不领的衣服,甚至连内衣内都是晾自己的房间。可是一段时间过后她就胖若两人:

,

家里的妈妈开始穿着清凉,起初并不在意,或许是因为熟悉以后才有的举,后来就发展到妈妈在家穿着比较暴了,居家短刚到那里勒着户的形状都能看见。外出买菜回家来都是换睡衣,很薄那种,仔细一看能够看清内衣内轮廓。更让我吃惊的是,还穿着那种薄纱的无袖吊带。里面没有穿内衣那种,两颗头在吊带里一晃一晃非常扎眼。虽然她是我的妈妈,但是有时候看了还是要顶起裆,毕竟她也是个女人。而且是个还算好看的女人。我也想提醒老妈的装扮,但是想到可能是大家熟悉了没什幺,当时的工作也确实非常的忙,我就忽略了这个事了。

,

只是这样的况下就酝酿出了事。同一个屋檐下的男女,如何搞到一起,还差了那幺多年纪?我想,在我住的地方能够找到答案。平日里工作很累,白天跑晚上还加班,我一般沾床就睡一睡就白天那种,可是一天晚上我被一泡尿给憋醒了,起一看哥们不在床边,地上没有他的鞋子。难道他也起床撒尿,我起去厕所,必定要路过妈妈所在的卧室,我着眼睛打着哈欠路过妈妈的房间门外。~啊~啊~~~

,

那是女人的声音,当我听出那个女人的声音是妈妈发出以后,我的脑子突然嗡的一下子就炸开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发现过妈妈的床上私事,今晚却在门口听到。

,

我僵住了子,血就开始涌。~啊~啊啊,啊~~~妈妈娇喘的声音一浪接着一浪,刺穿我的耳膜直达我的心脏,心里乱哄哄的开始狂跳。我侧倚靠着墙壁,四肢开始颤抖起来,妈妈在自己的房间偷人,而那个人是我的铁哥们。他们—-在做。我颤抖着双手抓住狂跳的口。脑子很乱,想不出什幺头绪。

,

~啊,啊,啊呀~~~~房间里继续传来娇喘,那声音即使我现在想起来依然让我血脉膨胀。妈妈平时说话都是中气十足,现在的娇喘里面滴出水,声音极其。这样的反差正如妈妈深刻隐藏在心里的望一样喷出来,我脑子里想着妈妈如何在床上辗转承欢,如何披头散发被哥们玩弄,他们用什幺姿势,怎幺入?这样的想法一旦在脑子里面生成就挥之不去。我下觉强烈顶起了内,门内妈妈的声音。~啊,啊,咿呀~啊~妩娇滴滴的声音还在继续,我使劲了一把下企图克制冲,却更硬了。忍不住好奇,我颤抖强忍抓住心口的双手,悄悄跪在妈妈房间门前,从房门最下面的缝隙偷窥他们做,接下来看到的场景让浑发热,心脏都要跳出喉咙,我毕生难忘:此刻房间里面,电灯明亮。那个男人,也就是我的好兄弟。他分开了妈妈的小腿,光洁的小腿高高举在空中彷佛投降一般,结实的大腿根杂丛生,被弄得泥泞不堪。妈妈后仰着脖子似乎非常望着,双手隔着透明的吊带抓住自己的房开始起来,嘴里哼哼不停,~啊~啊,咿呀~~下被坚硬的侵犯着,挺入深处,妈妈的体一抖,连续带着心里面的水往外流。本想努力克制自己的体,却在坚硬的侵犯下,私处里面的快一波接着一波。着,吸着,包围着哥们的。一次次地深刻扎入自己的体内,顶到心。

,

哥们下不停挺着,跪在妈妈的下,壮的一沉一浮,就伴随一阵私处撞击的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安静的屋子里面这种声音节奏强烈而。屋子里面的啪啪声和声越来越放浪,妈妈像是溺水的人抓住吸气的机会大口的喘气。抓住哥们的手臂慢慢吃力,哥们觉到妈妈下的变化,私处在不断紧,进入也越来越困难。他收起大腿肌,开始更加用力挺入,妈妈开始胡乱地在空气中挥手乱转,终于抓住了床单死死拽住,一阵阵快从私处电流一样窜到头顶。

,

~我来了,不行了~

,

觉私处一阵抵触,哥们加快了冲刺,次次到底,啪啪啪声音更大,终于几下之后死死顶着妈妈的子了。妈妈觉到热浪阵阵流过心,混合着高潮的余韵,舒服得瘫了。哥们过后无力的趴在妈妈上。亲一下妈妈的脸颊以示谢。然后分开彼此,一阵白浆就从妈妈的心流了出来,浸了门,直达床单。

,

此刻在门外的我面红耳赤,大口喘气,颤抖的体勉强支撑起来,房间里面的战斗显然刺激了我,我着硬邦邦的下体,前所未有的望直接冲昏了我的头脑,我呆呆站在原地消化着妈妈晚上偷的刺激。迈着沉沉的步子走向了洗手间,掉子一看:内上面一团浆糊。

,

我对妈妈这件事心里是非常排斥的,一个是我的哥们一个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我也无从探知他们从什幺时候开始好上的,只是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当我们三个人时我总是觉到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尴尬。我两人都不想伤害,加上工作让我忙昏了头,对于他们偷人这件事我就放过了。

,

后来我自己的心里也慢慢的坦然,只是把妈妈当作一个女人,她有自己的望,有自己的生理需求要处理。合适的机会和自己的哥们做了而已。事发展到之后的日子我甚至会趴在妈妈的房间门下偷窥他们做逼,刺激我在洗手间自己打飞机出来。

,

时间过了小半年,那时候哥们谈了一个女朋友,自然要和女友住在一起,妈妈就成了多余。我们协商,哥们就让妈妈搬出去住,当时我就火冒三丈,这是要赶走我妈妈,我提议如果我妈搬出去的话我也跟着搬走。然而哥们在我妈和我之间不断的周旋,居然说服了我和我妈。就这样我妈搬走自己租了房子住下。哥们和他女友住进妈妈的房间。白天妈妈过来继续帮我们打扫卫生做饭。人多的时候也跟着去跑跑业务。

,

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来哥们那幺做无非是想我多承担房租,也就是利用了我,后来更是利用了我搬出去的妈妈。

,

妈妈搬出去之后我也时常去她的出租屋看她,一间卧室一个台和洗手间,屋子虽然小但是打理很整洁,我心里很高兴妈妈适应了这里。我看着屋子里面干净整洁的一切欣没多久就发现台晾着妈妈的内衣内,大家可以想想一个普通的40多的女人会穿怎样的内衣内呢,应该只是一些普通的平角和肥佬吧。此时的我痴呆地看着台上各种蕾丝透明内,内衣,轻薄,纹,头,字,还有内中间开档的都有。

,

我颤抖着站在台心里无法接受这样的场景,也没有办法接受妈妈穿着这样的内衣,我能够想象出妈妈穿着半透的黑丝内衣内,在灯光下,挺着大房扭子,慢慢分开水浸透的内然后扶着哥们的巴轻轻坐上去~啊,啊~啊~舒服啊~啊~,我的心脏急速跳快要炸开,四肢开始颤抖起来。此刻的我狠狠心里骂着妈妈恬不知耻,头也不会回关门走了。我心里狠啊,心里决定以后再也不来看你了,我以为搬出来了你们会中断关系,没想到越来越会玩。

,

于是我把更多的力投入到工作中,工作确实也很忙,慢慢地冲淡了我对他们的排斥。那个时候我们的公司经历了一个比较困难的时间,因为盲目的扩张,我们已经有了十几号员工了,但是就是因为人多却没有办好事。就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河南的大哥,一番了解过后才知道大哥浸我们这行已久,说话做事也很是让我同学和我意,于是我们给了他份让他入伙。入职以后大哥倒是经常找我妈谈心唠家常什幺之类的也经常带我妈去跑业务。慢慢的他们就好上了,好上了,我都不知道我妈怎幺想的,后来整个公司都知道了我妈和那个大哥有一腿。后来因为大哥家庭的原因做了一年就离职回家了。

,

这大哥走了以后整个公司沸腾了,上下都在评论这大哥是个渣渣,自己有媳妇还和我妈乱搞,一度把我妈推到风口浪尖,不过我始终是公司老大之一大家私底下讨论,风言风语传到我耳朵而已。只是后来才知道这风雨比我听到的更甚。

,

多年以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大概是07年的时候公司进入正轨,不用出去跑业务,不用自己加工,乐得清闲。我翻开电话簿鬼使神差的翻到了大哥的电话,又鬼使神差的打过去,一顿寒暄以后,大家客气的代了现在所在地方和工作,不轻易间提起我的妈妈,话匣子一打开就震碎了我三观。

,

原来多年来我那幺木讷,对妈妈的事关心甚少,更不知道我妈妈所经历的事多曲折,多复杂。说开了,我在电话这边颤抖着要求大哥把所知道的全部讲给我听。

,

那是大哥刚进入公司的时候,公司里面除了小姑娘和他年纪相仿的就是妈妈一人了。可能是妈妈子大大,又成熟的原因吧,和妈妈唠家常让大哥觉很亲切,慢慢两人借着跑业务的时间外面逛,一起吃饭,熟悉了以后妈妈就把和哥们偷的事合盘托出。

,

妈妈跟着哥们跑业务的时候免不了在外面打做什幺的,带着妈妈去见客户什幺的,也是需要陪喝酒啊,陪唱歌什幺之类的。妈妈稍微打扮一下也像模像样的成了哥们的助理,喝酒唱歌都是一帮爷们,女的自然吃亏。有的男人当着自己是客户对妈妈的要求就过分了,开始的时候只是对妈妈上下其手,妈妈都拒绝了当时毕竟是哥们人,可他妈变态的是哥们给我妈洗脑,说要拿下客户,帮助他就是帮助自己公司的儿子。妈妈被洗脑,对于那些客户也就屈服了,有客户只是吃豆腐,扣逼这都是家常,有的过分的就是当着哥们的面和妈妈接,临走还带着妈妈去酒店开房。

,

我听到这里我的肺都炸了,这幺多年她是怎幺过来的啊。河南大哥说道这里便说,当年妈妈和哥们一起做的时候都是没有戴套,每次都是内,中间时间妈妈还怀孕过几次,这个事特别清晰地讲给了大哥听,妈妈说,怀孕以后妈妈都去找哥们问,我怀孕了,这个孩子要不要留下来。其实妈妈自己心里也清楚根本不可能留下来。只是不管多年轻多年老的女人,心里总是对自己的男人的,她多幺希望从哥们嘴里说出,孩子生下来我们一起养。可是每次哥们的语气都是冷淡的,没有的。总是那句话:你和那幺多人做过,怎幺确定是我的?其实那个时候妈妈和其他都带套,唯一贴的就是我那好哥们。

,

我颤抖着拿着电话,心里五味杂陈,不知道是愤怒,自责还是什幺其他觉,我很能觉到妈妈当着那个男人的面委屈的低着头,看着自己肚子里面不能生下来的孩子,孩子被哥们抛弃,孩子也要被妈妈抛弃,最后妈妈也会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而被哥们抛弃。我颤抖着声音让大哥讲下去。大哥那边也有点激,之所以妈妈和大哥搞上了,还是因为妈妈需要一个倾诉的人。而这个时候就成就了他们两人。

,

大哥告诉我要好好提防我的哥们,我告诉他,我们已经拆伙自己做了。大哥继续说,其实你那哥们不是个好东西。在你妈刚搬出去的时候,让你妈妈出去做卖。

,

一听到这些话我就一阵口干舌燥,脑子天旋地转,瞬间就全瘫几乎喘不过气。

,

—做

,

—卖

,

这是妈妈的经历吗?

,

大哥继续说,在你们公司刚扩张那会儿,不是经济紧张吗,人多,但是公司还没有正常的运转。我努力的回忆,那个时候确实是因为公司刚起步。我们忙的焦头烂额才度过那段艰难时光。

,

那个时候哥们就找到我妈,一番做之后哥们告诉我妈,公司运转不下去了,人多,但是少,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哥们和我都要从头开始,整个公司都没有了,还说了如果失败了,公司赔进去了而且还要欠债云云。我妈当时就吓坏了,一个没有经历大风大浪的女人,首先人会没了,最重要自己的儿子还要背债睡大街。我妈当时就慌了。拉着哥们就问怎幺办,自己有点积蓄虽然不多,但是可以用。哥们说那点钱够什幺,不够塞牙缝的。不过,如果你能做点兼职的话,说不定可以。

,

我很难想象那天那个男人对妈妈说了什幺话,我妈妈怎幺就听进去的,也很难想象一个女人心里经过怎样的挣扎才能够答应把自己的体付给那些嫖客。

,

听着大哥的叙述,我觉天都塌了。这幺多年的妈妈怎幺过来的,已经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既然已经天塌,我就继续追问妈妈如何卖,什幺时候开始,什幺时候结束,接过哪些人。。。

,

直到我挂了电话,我久久不能从刚才的对话里面出来,这震撼对于我实在过于激烈。我躺在沙发上想平静自己的内心,可是还是没有做到。

,

妈妈被我哥们洗脑开始了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面接客,都是晚上的时间,她住的地方本来就是龙蛇混杂,都是些普通人来上海工作,更多的是农民工。晚上的妈妈就浓妆艳抹站在街头看过往的行人,只要是路过的一个男的妈妈就上去低头问对方要不要服务。大家都是普通人对于的需求是必要的,而且妈妈的姿势经过打扮以后相当可以。前凸后的。来人先是一阵考虑,但是看着妈妈高耸的脯和肥大的自然就愿意了,当时妈妈收钱是200块一个人。带到自己的屋子,男人就抱着妈妈一顿亲一顿,妈妈当然是抗拒。挣开了男人就让男人躺下,那个时候妈妈也算是有头脑的,把房间打扮粉色的,暗暗的,还洒了香水。先是了男人的衣服,亲男人头。然后子先闻味道,大多数男人都是没有清理的,你能想那个味道,然后妈妈用热水和酒给男人擦下体,戴个套子就开始嘴里口起来。普通男人哪里有接受过这样的遇,又是亲头又是亲巴,基本都是口几下就出来了。出来就没得玩了,男人也会觉得不值。妈妈这个时候就了套子,毛巾清理干净男人巴,然后来点,帮男人打飞机,一边打飞机一边的声音和男人唠家常,你来这里多久了啊,做什幺的啊,多久没有做啦,这样舒服吗,如果舒服的话下次再过来。朋友介绍也可以。男人一边回答一边被抓住巴,很舒服,自然什幺都说出来,等到男人硬了,妈妈继续给套个套子,骑到男人的上,分开自己的,在暧昧的灯光下让男人看自己的。你看我下来流水了哦,看你巴那幺大就开始流水了。妈妈是做的好手,男人抓着妈妈的就开始,第二次比较久,但是妈妈娇的子很快让对方出来。临走男人依依不舍的付了钱离开。

,

从此后妈妈再也不用去站街了,因为客人一传十,都来捧场。

,

当我写下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怀愧疚,但是妈妈的事刺激着我停不下来,一想到妈妈趴在床上,分开褐色的溢出晶莹的水,摇着挑逗男人进入的景,我总是心潮澎湃,假如我是她的嫖客,她会扭着腰肢鼓励我进入吗,她会穿着她的开档蕾丝内迎接我吗,她会用子喂我吃吗?会不会用她罪恶的道,用手分开她,扶着我的巴,子慢慢往下沉?着我的巴扭着子用力摇晃,骑在我的上,甩着头发,浪着子,嘴里着

,

~~~啊,儿子~快,好舒服~~里面好舒服~~~快,进来,我也要给你怀个孩子,啊~~~我看着妈妈扭曲高潮的脸了出来。

,

每当我从这样的梦中醒来,我一边心怀愧疚,一边忐忑处理着裆里面的秽物。不能让妻子发现我的。

,

妈妈的接客生涯短暂而神,半年后就结束了。但是从大哥口中得知,妈妈最中意的是一对兄弟,他们来的时候都是两个人来的,从来上海打工干的工地,自然是人高马大强体健,当给妈妈说他们想要一起上妈妈的时候,妈妈犹豫了,但是很快他们掏出了500块钱解决了妈妈的后顾之忧。这两兄弟一高一低,着妈妈在卫生间洗了澡,涂了一的香皂,冲完以后两人就开始前后亲妈妈的体,没有试过两人汉堡的妈妈明显是了,当两人亲到腹部和后背的时候妈妈就开始咿呀叫了起来。大哥前面手指轻轻探着户口,弟弟后面拇指轻轻地着妈妈的眼,兄弟两人蹲下来,一人前户,一人后亲眼。妈妈就飞了起来。就是这两兄弟给了妈妈前所未有的体验,妈妈右手抓哥哥头,左手抓弟弟头发。慢慢被两兄弟抬着进了房间。妈妈了和大哥了起来,平常是不和嫖客接的,哥哥的舌头很有经验,掏出了妈妈舌头就开始织。流出很多口水又打口。弟弟就在后面抱着妈妈的后背亲她的脖子,和耳垂。房间里昏暗的灯光下,漉漉的接声,的场景,赤的三人。弟弟后面托着妈妈,大哥带了套子,巴就轻轻的了进来,说实话那家伙真的是又大又硬,在那个大哥的描述里面,妈妈对这两兄弟是又又怕。道被充实了,妈妈的子就被弟弟后面抓着,大哥躺床上,妈妈骑在大哥的巴上就开始摇。

,

~啊,大,好大~啊,啊啊啊~~一下子大哥就从妈妈的私处捅出一些白水来。弟弟不慌不忙站到床上,挺着在妈妈脸上摩擦,妈妈当然懂,转头就出舌头,一脸潮红地看着巴,再仰头看着弟弟的脸,然后舌头挑逗一下坚硬的口,张开嘴就了进去,弟弟一声嗯哼的声,觉很舒服,口很好。就这样十多分钟以后,大哥下体不见疲,小弟的也越发坚硬,可是妈妈已经很累了,摇得腰肢酸,嘴巴也疼。~不行了,好累~就趴到了大哥上,哥哥也不嫌弃,直接亲妈妈的嘴巴,吧唧吧唧的接声让弟弟有点坚持不住。也套了一个套子,发现了油抹了一把在妈妈的眼,眼一阵清凉,让妈妈立即清醒。~不行~那里不可以的~哥哥嘴封住了妈妈嘴巴。弟弟后面入一个手指,放心,放松一点不紧张,很快就会好的。终于能够深入两个指头的时候,妈妈潮红了双颊,眼传来了异样的觉,其实就是排便的觉,涨涨的。慢慢地开始觉眼热乎乎地进来了一个头,菊皱褶就被拉开,然后拔出眼就合上,了几次能够适应了,弟弟就入更多部分进去,神奇的是,直肠和道就一层隔着,妈妈嘴里~~~嘶,大,塞了~~~好涨啊~~~,顺利的入,两兄弟就贯穿了妈妈的道和眼。

,

为什幺我对细节这幺清楚,这是我逼问河南大哥的,他说和妈妈做之后就问妈妈哪次最舒服,妈妈就讲给他,他告诉我。

,

两兄弟的下很大,一肌,耐力不错,弟弟双手拉着妈妈的手臂,子前后浪起来,哥哥就迎合着浪,子就打到了哥哥脸上不断摩擦,哥哥这样做非常刺激,用力顶着妈妈的子,妈妈就飞了,嘴里就胡言乱语~~啊,啊,太大了,啊,受不了,大,太大了要飞了~~~兄弟挺着妈妈的叫声很受用,用力就加速一起,妈妈弱小的子着两个男人中间就像一片叶子落到了波涛中,不停起伏。大约十多分钟以后,兄弟俩互相通气。着妈妈更加用力弄起来。妈妈的撞击得红彤彤,道周围早就一片浆糊了,沾了彼此的器。弟弟后面已经完全开了妈妈眼自由进入。觉到加速,妈妈就僵直子紧下和眼。

,

~啊,大啊,太大了~快点给我,一起出来啊~~咿呀·~~~~

,

两兄弟憋着力气,大吼一声直接顶着妈妈子和眼突突突了进套子里,他们完妈妈就了,趴在大哥上大口喘气,一汗水,头发贴到背上,弟弟推出了,菊一阵收紧,慢慢愈合门口流出黄黄的水,大哥退出了,道口一片狼藉慢慢合上,水就顺着毛流淌到床上,兄弟两人合力亲了妈妈,付钱穿上衣服走了。妈妈子还在颤抖着,道还是在抽搐,太累了子也太舒服了,拉了被子,晚上再也没接客了。

,

我听到这些的时候我正站在洗手间,喘着粗气,手里握着,已经硬到了疼痛的地步,妈妈是这幺的,还搞了3P,那幺生猛。我紧握住兄弟一阵抖过后瘫坐马桶上。此刻的我已经被掏空了。

,

被妈妈的过往掏空了子,脑海中闪过妈妈的吊带,妈妈的脸颊,妈妈的内衣,内,肥大的,挺起的脯,那是一罪恶的体,黑乎乎的道接纳了那幺男人的,房被无数的男双手过。

,

那些从妈妈嘴里进出的,那些从道里面流出的水,那些被无数次抛在床上的,那些高潮时候从喉咙里面发出来娇喘的~去了~,甩的黑发,浪涌的涛,起伏的肥,一次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成了我最的春药。

,

(完)以后不再接受绿母的投稿,我会跟着意的,那种想要得不到的滋味让我很难受,如果你是勇士,投稿一个吃到妈妈的故事。我等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硕鼠下载器】[草榴首发]口干舌燥之罪母【乳摇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