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香网】[现代情感] 男科诊疗室【农村妇女野战BBXXX】

[现代情感]

[现代] 男科诊疗室
发布于:2022-05-29

,

现在社会,男病也开始被关注,而现在要说的这个男科诊疗室,就是全国最先进,也是医生‘技术’最强的诊室……“医生…”一个看起来很是的男子,别扭的走了进

,

“你好,请坐。”着白衣,带着口的男医生对这位患者做了个‘请’的姿势后,也落了坐。

,

“咳…我…”脸色有些微红的患者,难以起齿。

,

“没关系的,这里就是治疗男病的地方,您可以放心的把病因说出来,我们会保

,

“嗯…我…我的肠内有…异物…无法…”患者低垂着头,结结巴巴的诉说着,“无法排出…”

,

“嗯…看来您的病需要灌肠…”医生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出解决的办法,并不去问肠内有异物的原因。

,

“…听说灌肠很痛的…”患者想用其它办法,可只有医生才知道怎么治疗。

,

“放心,灌肠前,我会让您的门放松,不会受伤的。”医生走到诊疗室门前,锁上了门,“为了您的隐私,我要锁上诊室的门,还有…”医生走到一个侧前,“这是灌肠室,一会儿进去后,我也会上锁,所以请您放心。”

,

听了医生的再三保证,患者也安心了,毕竟是医生,什么病患没见过,自己这点事人家应该不会放在眼里吧…“嗯…那拜托了…”说完就跟着医生进了灌肠室内。

,

“请您把下的衣服放入置衣柜中。”医生指了一下进门后的白色柜子,开始从桌上选择会儿的用。

,

“耶?还要衣服?”患者有点吃惊。

,

“哈哈…当然,您不会想让衣物上到污物吧…当然,我也会的,您不必觉得不好意思,灌肠时都要这样的。”安了一下患者,医生把淋浴用的喷头拔下,换上一个稍小的金属物。

,

“呃…这样啊…”开始还有点害羞的患者,看医生那么坦,自己也不去想了,快速的把上衣物个jing光,放在柜中。

,

“您好了吗?”医生把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完后,转头看向患者。

,

“嗯,现在我该做什么?”轻掩着下,患者看着还穿戴整齐的医生。

,

“嗯…”医生低着头看了一下排水口,“您先四肢着地的跪在这个洞口,我好为您放仪器。”说完拿出一个小小的柱形物,“对了,忘记问您,您体内的异物是什么?”

,

“啊?…那个…是个长桶形的环状物…”患者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

,

“嗯…比这个大还小?”让患者看了看手中的物体。

,

“…大两倍左右吧…”想了一下,患者用手比了比。

,

“好,那您过来吧。”说着把KY涂在手中的物体上。

,

“哦…”跪好后,患者才发现医生在做什么,“啊…那个…医生,这个东西不会是要…”

,

“对啊,不先撑开门肌,是没办法把灌肠灌入的…您最后的排便时间是什么时候?”涂完后,医生用手指在患者的小xue上按了按,惹得患者shen yin出声。

,

“啊~医生!”无措的转看向医生。

,

“因为这影响到会儿灌肠前后洗涤的次数,如果您记得详细时间,请说明一下。”还是公事公办的语气,可手指却在不停挖着已经开始松的小xue。

,

“呜~是…昨天…夜里…”忍着异样,患者回忆着。

,

“那样啊…”轻轻把手中的物体推入小xue内。

,

“呀啊~”已经被手指弄得异常的小xue,突然被物体刺激,让他尖叫出来。

,

“应该不用冲太多次,两三次就可以了…那个异物是什么时候进去的?您可以觉到它在哪个位置吗?”怎么也不像是对他有企图的样子,可那种有技巧的作…“嗯~今天…早上…位置就在洞口内…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吧…”患者边shen yin着,边回答医生的问话。

,

“拿不出来是因为肠起到作用了吧…看来一会儿还要用机械取出…放心,不会太痛的…”医生站起,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在患者上方就出现了一个机械架,看样子是固定人用的。

,

“这…这是…”有点紧张的问。

,

“我先衣服,您的门肌已经放松,等我完,就给您冲洗内部…还有,您将会被固定在这个架子上,如果让您乱,会受伤的。”边解释边快速退下最后一件内衣。

,

“嗯…”虽然会被绑住,但那也比现在的姿势要好点吧…患者心中想着。

,

“好了,您先把体内的物体排出来,然后呆在原地不要。”说着取下刚刚改好了的喷头走过去。

,

“啊!”刚刚排出那个物体,就被大了两倍的改装喷头顶入,患者不适地扭了起来。

,

“…现在我要灌水进去了,您可以不必顾忌的大声叫出来,这里隔音设施很好。”打开调好水温的开关,马上听到患者的闷哼。

,

“唔…嗯…好…难过…啊…”摇晃着细腰,患者发出苦闷的shen yin。

,

“差不多了,在我拔出后,您要紧闭门,等三分钟后才能排水,知道了吗?”医生谨慎的嘱咐着。

,

“是…啊!”医生猛地拔出入体内十厘米有余的喷头,让患者无法去闭紧小xue,水一下放出了一大。

,

“…先用这个堵上好了…”医生拿出像是早已经准备好的塞顶入患者的小xue口。

,

“呀~嗯…”患者在刚刚医生拔出喷头时,下就已经完全起,现在又被塞一下顶住,舒爽的shen yin出来。

,

现在患者才看到医生的真面目,刚刚被掩住的脸,已经全部了出来,本来以为是个中年男子,可面前的医生明明是个20多岁的成熟男,冷峻的双目,如电般扫视着他的mi 处,英挺的鼻与完美冷酷的嘴形,再配上一双剑似的浓眉…患者越看,体越热了…但当他扫视医生全时,却发现,医生的下出一块布片遮着,像日本人似的……“好了,您可以排出了。”医生熟练的拔出塞,排出物几乎马上喷了出来。

,

“呜…”一羞耻,随着体的排出而拢在患者全,他羞得全都泛起了红。

,

“现在请您躺到机械架上。”医生职业化的引导患者进入下一环节。

,

“…嗯…呃…”患者刚刚想站起来,可脚下一一下跌在随后的医生上。

,

“刚刚就觉得您…是不是有点营养失调?”用医生的眼光审视了一遍患者的五观。

,

“…最近工作忙,的确没有好好吃东西…”患者勉强站稳,但双脚还是不听使唤的微颤。

,

“做完后再开点营养剂给您吧…”医生本着医者之心的劝着病患。

,

“嗯…烦您了…”患者躺到机械床上,应着他。

,

“您躺好,我要用皮套把您的双手固定在头部…”边说边做着,“还有把您的双脚提高用机械锁固定住。”

,

患者头朝下的被仰面定在像是床的板状物上,让他有种像是将要被施暴的觉。

,

我要灌肠进去了…你选择一下器吧…“医生拿出一个漏斗状的东西,和一个像是给牛打针的针筒。

,

”这是…“不太明白医生的意思。

,

”这个漏斗可以让您不必受门肌被撑开的痛苦,但是慢,您的肠壁会因长时间被灌肠浸泡而痉挛,导致强烈的排出;这个大型针筒则可以在一分钟内全部灌入,可是会让门有些疼痛…“医生耐心的解释着。

,

”…还是用针筒好了……“患者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一时又想不出是哪里…”其实我用针筒还有一个作用。“医生灌好一筒后,把它顶在小xue上,”就是…也许会让那个异物随着针筒的拔出,而一起出来。“”真的?!太好了~“患者高兴的对着医生一笑。

,

”那我要进去了。“猛地一顶,成 ren手臂大小的针筒被钉入小小的xue中。

,

”啊啊!好痛!“患者因痛而用力缩起小xue。

,

”放松…放松…“医生用手指轻着xue口的嬾。

,

”嗯~~啊~~~不~~啊~~“患者被得分泌不少出肠,针筒一经,一下几乎没根顶入。

,

”我要用这个针筒在肠壁中不停运,也许可以借助肠,把它排出。“医生说着开始抽起微微开的小xue。

,

”嗯~呀啊~~啊啊~~“由慢而快的挺,让患者的分更加高耸,他也无意识的shen yin起来。

,

医生由开始只是按一定规律的作,变得横冲乱撞起来,不时被顶到G点的患者,在双手双脚被缚的况下,只有扭体来发这种不明的觉。

,

”啊啊~不…不行了~呀啊啊啊~~~“在针筒狂猛的抽不到十分钟时,患者终于被搞到gao chao,jingye在空中抛个弧度,落到患者的前与脸上,看上去yín非常…”还是…没有出来…“医生抽出针筒,并没有把体注到患者肠内。

,

”嗯~“患者还在失神中,小xue正一点一点的闭合上。

,

”看来就算灌肠也没什么用了…“医生脸色沉重的表示患者‘没治’了。

,

”那…可怎么办啊…医生…呜…“患者终于清醒,而受不了的哭了出来。都当着别人的面gao chao了,还是没办法吗……”…我这里并没有那种仪器…“医生表示无奈的耸了耸肩,走到患者旁,开始解开他的束缚。

,

患者哭的泪眼婆娑,无意中看到,医生下的布片,被一根比一般人长而粗大的bang高高顶起…”……医…医生…“患者用刚被放开的双手拉了拉医生上唯一的布片。

,

”嗯?“正要帮患者去解除脚的固定器时,被叫住。

,

”如果…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虽然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患者还是羞红了脸,”可…可不可以用您自己的…“他的脸像要滴血般,让医生微微皱眉。

,

”用我自己的?我刚刚说过我并没有可以帮您的仪器了,它已经进得太深了,所以…“医生有点悔恨的样子,”这都是因为我的错,不应该给您灌肠的…“”啊…可是…如果您可以…用您…您上的‘东西’帮我…“患者努力的想让医生理解。

,

”可我上没…您…您是说…这个?“指了指已经从布片下出头的大bang。

,

”…嗯…“他害羞的低下了头。

,

”不行!“没想到医生这么快就拒绝,患者惊讶的望着他。

,

”…为什么?您不是医生么?“也不管那么多了,患者大胆地反问。

,

”我是医生,不能与患者做出这种事。“态度没有一点可商量的余地。

,

”可是…可是…呜…“患者哭诉起来,”明明就是您把它弄到更里面去的…难道您可以推卸责任么…“”…我…可是…“医生还想说什么。

,

”总之您一定要负责任…而且…“患者一改刚刚的大胆,又开始害羞起来,”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但为了那个东西我可以忍耐的…“他眼如丝的斜睨了医生一眼,医生全猛地震了一下。

,

”…好!这可是您说的…到时候不要反悔!“刚刚看患者那么yín乱的样子已经把他的‘’致提到最高点,终于忍不住,他扯下布片,狠狠的把患者压在下……”啊~您…轻~轻点~“含羞带怯的患者轻抵着医生从上面压下来的健壮膛。

,

”哼~~你自己在家里玩小xue的时候,有‘轻点’吗~“医生着患者的果实,还不忘用语言挑逗着他。

,

”讨~讨厌~人家才没有~“患者被医生玩弄得全发颤,撒起娇来。

,

”告诉我,自己玩的时候有没有过~“医生边着患者的,边用手指戳进小xue内。

,

”呀啊~~你好坏~~“患者用力吸着那两根修长的手指,想像着被眼前男人入时的kuai gan。

,

”呵呵~~一会儿我还会更坏呢~~“医生走到患者被固定着的两腿之间,清楚的看到小xue在一张一合的需求着他。

,

”啊~医生~我…我要~“患者看他走到那里,心想应该要进来了吧。

,

”……“医生不理他的求欢,蹲下,双手抓紧两片粉,”这就让你爽到天!“说着把舌头深深挺入流着yín的小xue中。

,

”呀啊~嗯啊~医生不要啊~“患者剧烈的扭起腰,可双腿被固定住,根本无法逃离医生粗长舌头的弄。

,

看着被舌头得yín叫不已的患者,医生眼神更深邃了…”呜~~啊~~医生~我要~“患者的小yínxue已经被舌头开发得洞口大开。

,

”哼~“医生站起,下正好对着泛着yín光的小xue,”这就给你~小yín娃!“说着污辱的话,巨大的bang也在同时狠狠顶入。

,

”唔…啊啊啊~~不不~~好涨…啊嗯~“患者被一下顶到最深处,受不了的yín叫起来。

,

”真是yín啊~刚刚第一次就这么会吸~“医生轻摇着腰,受着患者内部强烈的吸吮。

,

”呜呜~医生~不…不要…“第一次的他怎么可能马上习惯医生非常人的,全被那一顶顶得颤抖不已。

,

”可是它…“医生对着不停吸着自己bang的yínxue,蛮横的抽了一下,引来患者的痛呼,”可一直吸着我不放呢~“说完迅猛地胡乱顶撞起来。

,

现在双腿被高高挂起的患者,正被后面的医生狠着,由于这种姿势是高难度作,患者一直徘徊在极痛与极爽中不能自拔。

,

”怎么样~我的…够大吗~嗯?“医生边横着患者充血的小xue,边问出下流的话。

,

”呀啊~嗯…哦~太…太粗了…嗯…不要…“患者双手用力抓着下的床单,边摇着头边哭泣着。

,

”不要~?哼~~干!干!干死你!!“像是惩罚他一样,医生狂猛的快速着有力的腰。

,

”啊!呀~~不要不要啊~~“在被医生被猛捅时,患者的G点被医生顶到,yín乱的作与yín叫声立刻让医生的bang增大了一圈。

,

”小sao货~真是欠!“被患者yín的样子迷惑,医生的巨根卖力的如失机器般超速的旋顶撞着。

,

啊─”患者喘气哀鸣,眼框中含着屈辱羞惭的泪水,无奈,他仍抵挡不过望的侵袭,贪愉的摆着下体,无法自拔。

,

医生用力抓着他的腰际,重重的抽送、冲刺。

,

“噢啊……嗯哈……医…啊生……哈啊…我…喔~~好深~~~呀~~啊……啊啊……”医生不断地加快抽的速度,时快时慢,角度微妙的变化。患者被干得整个人大幅度地向後弓起背,不成声地yín叫了起来。

,

医生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巨兽不断进出那yín乱的小xue,那红嫩的内壁不断被翻开,收缩,再翻开,再收缩,贪婪吮吸自己横流的bang,他像疯了一样,得势不饶人的更加凶狠地在他温热紧迫的巢xue里冲着,死命的再往更深处进去,kuai gan似洪水般将患者淹没,他嘶喊着被医生到gao chao。

,

“呜…医生…”患者的腿被放开,全无力的靠在医生上,“那个东西…还是没有出来吗…”

,

“放心~我已经在你失神的时候帮你取出来了~”医生心愉快的从后方拥着被自己到gao chao,刚刚才回神的xing 尤物。

,

“真的?可…我没有什么觉啊…”患者的双腿还在轻抖着,惹得医生下又是一紧。

,

“…我的家伙还不够大吗?”医生佯做生气,用恢复硬挺的bang顶了顶患者依旧的瓣,患者张开嘴无声的shen yin着。

,

“不…不是…可真的没有…”患者还是不相信。

,

“那种东西那么小,你的yínxue又被我的家伙了那么久,早就松垮垮的了,怎么可能觉得到它出来…”医生引导着自己的bang,开始顶起没有‘愈合’的yín乱小xue。

,

“啊~不~医生~既然已经出来了…”患者轻轻推拒着,但由于被了两个多小时,全都没有力气,这样倒像在挑逗男人。

,

“小货!不想让我干,是不是想让别的男人干你啊~外面有几十个男人,要不要他们来足你啊~”医生双手抓住患者的腰,一用力,大bang再次顶入正流着yín与男人jingye的yínxue。

,

“啊!呀啊~不~不要~”患者虽然不想再继续,但小xue里的猛蛇却乱捅起来。

,

“不~放开我~啊啊~~我我要…叫人啦~啊~”患者被从后面着,医生生猛的bang全部抽出再狠狠撞入,大开大合的尽兴的干着他。

,

“叫人~哼哼~~让他们来欣赏你被我cao得yín乱的样子?还是想让他们一起上你啊~?~叫床还实际些吧~哈哈哈~~”边说着边用力的在患者上冲刺。

,

“啊~啊~呀啊~!”患者的体不停排斥着粗壮男根,「啪啪!」每一个猛烈的撞击伴随着体碰撞的声音,还有合处发出yín秽的声音,他的体亦随着医生的节奏不停的跟着律。

,

律越来越快速、抽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有力的撞击声也越来越大声…「啪啪……啪啪……」

,

“啊……啊啊啊啊…”那体被深入到底的kuai gan与充实,令患者不禁大声地shen yin……他的部一下子撑的好大,被医生巨大的男根任意抽……一从下冲上的颤栗,让患者不自觉地僵直了体…“嗯啊~啊~~~~呀~~~~”患者不相信,被半强迫的yín着自己竟然有那么强烈的觉,只是被男人小xue而已就…“真是又sao又啊!就是要人不停的才爽吧!”医生疯了一般的捣起被他干得松弛的yínxue来。

,

患者不停喘气、浪叫、shen yin、娇喘…“啊啊…不要~~~”

,

医生把他的右腿高高地扛在肩上,骑在他上,抱住他的肩膀,用力的从yínxue抽出jing再往内部深处撞上去。

,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医生把浑的jing力,对准他的yínxue深处,时深时浅,乍缓乍快,拳头大小的蘑菇头,刮到意想不到的部位,让他gao chao的不能自己。他没命的抱住医生的脖子,猛烈的扭腰。看着他在自己的强迫下摆出的yín姿势,医生那坚硬如巨的东西又立刻亢奋起来,巨大的bang狠捣猛干,戳得让他几乎疯了……“不要!!不要啊~!!!不…啊……啊!!!……嗯~啊~……”

,

每一次都到达从没有过的深处,yín秽的shen yin,表,浑上下的觉,医生觉得自己更热了……“不~~!!!~”患者被到gao chao的同时,医生也吼叫着入他体内,热一滴也没漏到yínxue外,全被巨物顶入最深处…“呜…呜呜…”患者着子跪坐在地上,医生清理完两人后,已经着好装。

,

“我的责任止于此了,之后该怎么做就是你的事了。”打灌肠室的门,医生潇洒的走了出去。

,

“嗯…呜…”患者缓缓站起来,擦干自己,开始着装,顺便想了下刚刚医生提意的事…[“你是同志吧,只是还在隐藏阶段。”医生着他的背。

,

“嗯…”患者对于第二次的强bao式做ai,还在羞愧中,自己竟然被强 jian到gao chao…“我有个提意,既然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不如与我往看看。”患者被医生的话震住了。

,

“可…可是…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所以做不出选择。

,

“没关系,你可以好好想想。不过…”医生暧昧的扫视着患者还在抽搐的小xue,“我们的体的契合度很高,你的反映我也很意,而且…我自认为自己的‘能力’非常强,足够让你足了…想想~嗯~?!”说完,医生开始帮他清理体…]

,

“可是…呜…”还在为自己的放而悲泣的患者,也不忘细细考虑,“如果和他往,不是要每天都被他这么了…虽然很舒服,但是小xue会痛啊…”心里矛盾着被上的问题,没有注意刚刚被关上的门,又被另一个男人悄悄打开……“小宝贝~”男人突然从他后抱住他。

,

“呀啊!”吓得不轻的患者,挣扎着转过。

,

“嗯?不是一?”男人并没有放开他,但手上的力道放轻的少许。

,

“一?是那个医生吗?”听他对医生的称呼…医生不会是下面的吧…“怎么可能是他!我听说一在他这里,才会以为是他们有什么关系,原来是误会吗?~~”轻着还未着装的背部。

,

“嗯~不…放开我!医生!!医生!!!”患者紧张的呼喊起刚刚还在强bao自己男人。

,

“什么事?……!!放开他,林,朋友妻不可戏不懂吗!”医生一把抢过被吓到的‘小白兔’,瞪视着男人。

,

“是是!不过一没来吗?”

,

“没有。”大有送客的意思。

,

“那~再见喽~”用暧昧眼光在两人间扫来扫去十多秒,才慢慢走出去。

,

“……哼~~知道向我求救嘛~”医生紧抱着患者的腰。

,

“…那个…我…我想可以…”患者心想,反正吃也让你吃了,不跟你跟谁?

,

“可以?什么可以?”医生莫名其妙的问。

,

…讨…讨厌啦~“轻垂着他的膛,患者红着脸说,”就是…往的事嘛…“”哦~~~怎么?看我英雄救美,打算以相许啦?~~“医生挑逗着害羞的患者。

,

”…什么以相许啊…明明就已经先许过了…嗯~“患者嘟着的嘴被医生狠狠擒住,又一次进入翻云覆雨中…

,

【完】

,

15584字节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薄荷小说网 » 【香网】[现代情感] 男科诊疗室【农村妇女野战BBXXX】